<label id="3s87h"></label>
      <output id="3s87h"><button id="3s87h"></button></output>

      <code id="3s87h"></code>
      <listing id="3s87h"><object id="3s87h"></object></listing>
      今天是
      天氣預報:
      仙游石馬宋代古橋:洗盡鉛華呈風采
      【發布日期:2020-09-15】 【來源:本站】 【閱讀:次】

      時報記者  凌明信

       


      190米的橋面

       


      橋頭石獅


       


      石碑


       


      造型美觀的石馬


       


      橋上的阿羅漢浮雕


       

      石馬古橋橫臥木蘭溪


       

      昔日繁華的街道


       


      第十八個橋墩橋洞較小


       


      橋頭蒼松合抱


       


      石馬新橋

       

      水遇見了橋,水便成了路。

      在莆田市境內緩歌慢舞、蜿蜒流淌105公里的木蘭溪,是全國十條最美母親河之一。飛架在木蘭溪上的幾座古橋,如金鳳橋、南門橋、壩下橋、石馬橋、古堰木蘭陂、寧海橋,曾經為莆仙人民的生產生活和出行,做出了極大的貢獻。如今雖然有幾十座現代化的大橋飛架木蘭溪南北,縮千里為咫尺,但那些古橋并沒有湮沒在川流不息的綠水清波中,依然是人們出行的重要交通要道。它們像一位位老者一般,陪伴著沖過千重山岡阻隔的木蘭溪水,賦予莆田這座城市靈秀的氣質和旺盛的生命力。

       

      石馬大橋位于仙游縣蓋尾鎮石馬村,橫空飛架木蘭溪已有800年的歷史。特別是橋墩上雕有清代乾隆皇帝題的碑文,更彰顯出石馬橋在中國古橋史上的地位。20世紀90年代之前,這里是名副其實的交通樞紐,承東啟西,溝通南北,被譽為莆田、仙游的通衢之地。石馬大橋聯結的,包括附近的杉尾、昌山、瓊峰、連井、儀店、東宮、斜尾、寶峰、仙華、瑞溝、聚仙、石馬等村莊,它是莆田與仙游之間的情感紐帶。

      木蘭溪把蓋尾鎮分割成南北兩部分。古時候南北交通極不方便,雖說也有數處渡口,但還是不能滿足出行的需要,更談不上貨物運輸,南來北往的人經常得涉水過溪,溪北樵夫及山里挑山貨的人雖負重跋山,但涉水過溪的也不在少數。那些傴僂的脊背,更像一座座極有力度的橋梁,腿和臂都是堅實的橋墩。該地溪中有一深潭,名曰龍窟潭,此潭水深,水面漩渦流緩。人們多么盼望能在石馬建一座大橋。

      宋朝時期,石馬真的實現了建橋的夙愿:南宋嘉定年間,清源郡侯陳讜告老回鄉倡建,但不久毀壞。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僧方石募資重建,并建亭其上。橋身蜿蜒曲折如臥波游龍,橫跨于木蘭溪上。在以后的幾百年間,該橋曾多次被大水沖毀,歷代知縣相繼主持修復。1958年的大水沖壞3個橋墩,人民政府撥款修復。

      石馬橋是全石結構的古橋,長190米,寬2米,有1819孔,墩高8米,由多層青石塊砌成,墩形如船,兩頭尖,中間微凹,造型精致美觀,呈不規則弧形排列,以減輕流水的沖擊力,跨徑10米;南端有兩個橋洞比全橋的洞小且墩距短;橋面鋪設較粗糙青石,由四塊長青石橫跨在兩個橋墩之間,兩側石欄桿高0.5米,四面有阿羅漢浮雕,橋兩頭有石獅一對,南邊橋頭至今還保留著一匹石馬,長約1.3米,高約1.6米,造型美觀,栩栩如生。這不,以仙游仙游騎石馬為上聯的對子,曾經令多少人絞盡腦汁想著下聯呢!

      18個橋墩,如列岳崢嶸;而整座橋,如飛虹橫臥——石馬橋建筑的巧奪天工,令人贊嘆。

      石馬橋不但彰顯著當地群眾團結治水的協作精神,更有著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承載著一段段鮮為人知的故事,也給古橋增添了許多神秘的色彩。當地流傳著這樣一個美麗的傳說:一個男子想往溪北的集鎮經商,途中碰上大雨,渡船停擺,他便涉水過溪,不幸被卷入龍窟潭,生死不明。他的媳婦沿著木蘭溪往下找,終于在距離石馬十里處的莆田華亭找到尸身。悲愴欲絕的她發誓:如果在石馬建座大橋,自己將出資建一橋墩。后來,石馬橋真的開建,原計劃建17個橋墩,業已成形。當年那位發誓的婦女已是老態龍鐘,她向眾人哭訴當時的心愿,人們被其感動,同意在橋南為她再多加一個橋墩!

      站在古橋上,盡情地俯瞰,潺潺的木蘭溪水,不斷地變換著姿態,伴著那多彩云朵,流向千年古堰木蘭陂,流向潮起潮落的興化灣。溪流中,有若干單獨的、相連的綠島,繁麗豐腴,雍容秾華,像溪中的一片草原,讓人不由得想起芳草萋萋鸚鵡洲的美景。到了秋季,溪岸那銀白色的蘆葦晃動著身子,猶如起伏的浪濤,夕陽中,銀白色的蘆花變成了火紅的一片,仿佛簇擁的火焰,在溪岸與天空的交界地帶熊熊燃燒!

      正是龍眼采摘的季節,一位村姑挑著一大擔的龍眼,從大橋走過,她的腳步合著扁擔顫悠的節拍,仿佛是從遙遠的年代走來。橋上,曾經是川流不息的人群;橋上,曾經是熱鬧非凡的景象。

      而在南北橋頭,各有兩株松樹,郁郁蔥蔥的,環抱一體,匯聚林海。橋頭的松樹下,有亭子和寺廟,一些村里的老人悠閑地坐在亭子里,聽著橋下————的水浪聲。夜幕徐徐拉開,人們手捧著大海碗,聚在老松樹下話桑蠶。那千年不變的流動之聲,深情遠韻,和著鳥鳴,伴著清風撫樹的律音,如悠揚音響千弦發,似雅致曲調萬籟鳴!

      石馬橋的北岸,是一大片廢棄多年的舊式民居。屋頂的瓦片是黑色的,門外豎立的木柱是黑色的,室內的橫梁是黑色的。在陽光的沐浴下,古屋的古樸,或許才是它高貴的最好表現形式。

      洗凈鉛華呈風采。

      這兒曾經是一座極其繁榮的小集鎮。一條古街,長長的,彎彎的,兩側是緊挨一塊的一層或兩層的臨街民房,窗在東,門在西,直線對著,都是臨街的一坎坎不錯的店面。那染坊店、打鐵店、裁縫店、鐘表店、木器店、雜貨店,匯川納海,聚福生財;那熱氣騰騰的大腸熗、扁食、海蠣餅、油蔥餅,炸溜煎燒,香氣逼人。看裁縫店的那位師傅,手中握著長柄剪刀,在棉布的世界中,走直線,拐個彎,像個魔術師……

      亙古流淌的木蘭溪水,名垂青史的石馬古橋。

      大橋邊上的古屋,以嫻靜古樸的姿態存在著。古屋的每一粒塵埃,每一個音符,都將喚醒人們的記憶,沖刷著藏在心靈深處的那一抹鄉愁!隨著時空的推移,石馬橋頭的人們開始分開,像一個握緊的拳頭,隨著手指的伸開,出現了不同的人生之路,而他們的心還在一塊,那條古街是搖籃地,是精神家園。而且呢,就在石馬新大橋一帶,在寬闊的公路兩側,一條繁華的新街隨之興起。歲月滄桑,一如生命之旅的變遷。

      站在20世紀末建設的石馬新大橋上,向上流望去,木蘭溪萬頃煙波,水天相接;而歷經800年的石馬舊橋,如一根篙撐破水中天,如一把槳蕩開波面鏡。新舊兩座大橋,猶如兩條巨龍橫臥在木蘭溪上。歲月滄桑,如今仙游境內的木蘭溪上,有近30座大橋橫跨兩岸!高速公路,還有新建的木蘭大道經過石馬,經天緯地,馬龍車水,交織著人間錦繡,古老的石馬橋,風韻猶存,相伴彩云!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欧美特黄特级作爱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