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3s87h"></label>
      <output id="3s87h"><button id="3s87h"></button></output>

      <code id="3s87h"></code>
      <listing id="3s87h"><object id="3s87h"></object></listing>
      今天是
      天氣預報:
      探訪莆田“閩南村”:最是打拼能致遠
      【發布日期:2021-01-14】 【來源:本站】 【閱讀:次】

      □時報記者 凌明信

       

      編者按:“我們向深度貧困堡壘發起總攻,啃下最難啃的‘硬骨頭’。我們還要咬定青山不放松,腳踏實地加油干,努力繪就鄉村振興的壯美畫卷,朝著共同富裕的目標穩步前行。”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二0二一年新年賀詞中這樣提到。在近期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堅決守住脫貧攻堅成果,做好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

      歷史照亮未來,征程未有窮期。在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邁進的歷史關口,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號角已經吹響。現在,我們的使命就是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十四五”正起航。征途漫漫,惟有奮斗!本報即日起開設《鄉村振興》欄目,關注農業高質高效、鄉村宜居宜業、農民富裕富足,聚焦莆田鄉村振興新畫卷,為莆田譜寫新時代鄉村振興新篇章擂響戰鼓!

       

      探訪莆田“閩南村”:最是打拼能致遠

       


      仙游龍華金溪村,春回茶場路飄香

       

        

      在莆田4200平方公里的地盤上,有一些村莊祖上是從閩南遷移過來的,至今還保留著閩南純樸的習俗,比如住閩南式民居,而上了年紀的婦女還保留著頭巾包頭的習俗,穿惠安服式,頭上盤著發髻,別著銀簪。這都是獨具韻味的閩南風情!在語言交流上,他們屬于閩南語系,盡管早期“不太會講莆田話”,可他們的閩南話因長期和莆田當地方言交融,已經和純正的閩南話有了很大的區別,特別是在腔調上不那么濃重。有意思的是,有些村里人會聽、也會講地道的莆田話,卻就是聽不懂“南戲活化石”般的莆仙戲曲唱腔,這不,逢年過節,他們便請來了晉江、泉港的劇團來演出。在這些看似特別的村莊,多元文化交融,多種文化糅雜,莆仙文化與閩南文化交織,你可以領略到閩南腔與莆仙話交融的別韻。

      莆田這些會講閩南話的村莊,習慣上被人們稱為“閩南村”。那么,莆田“閩南村”分布在哪?

      在秀嶼區,有南日鎮的浮葉村;在仙游園莊鎮,有六戶村、義路村、嶺北村和東坪村,四個村連片。而在仙游龍華鎮,金溪村講閩南話的有500多人,主要分布在金溪茶廠附近一個叫松柏洋的自然村,這個自然村全部姓黃,祖上是從泉州南安遷移來的,村民以種植茶葉為主,山上梯田間,是一壟壟碧綠的茶樹,山腳下是一幢幢矗立于藍天白云間的精致樓房,“人在村莊中,村在花園中”的綠色家園雛形初現,而村莊的賞茶經濟等方面也適時推陳出新,全季全時的旅游新業態日漸形成;金建村有個自然村位于琥珀巖寺下方,祖上是從泉州大羅溪遷移來的,幾乎都是姓黃的,人口約300人;金沙村有2個自然村講閩南方言,乞朗自然村有300人,村民姓黃,埔林自然村有500人,有姓賴的,也有姓彭的,在金沙村的石室自然村,還有仙德游擊大隊駐地舊址——羅漢巖,位于仙游與永春、南安、晉江四地交界的山上;金山村共4個自然村,其中3個自然村講閩南話,村民姓彭。多說幾句,這個金山村,系仙游西鄉平原之龍華平原的“屋脊”,它地處仙游、永春、南安、晉江四地交接地帶,地勢險峻,森林覆蓋率達90%以上,境內擁有南關寨、東岐寨,又毗鄰泉州埔尾寨,古代素有“仁德里軍事屏障”之稱,是古代仙游通往永春、南安、晉江的戰略要沖;這里素有紅色基因,是仙德游擊大隊的重要支持力量之一。

      “閩南村”保持奮斗的姿態與創業的精神,并推動形成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如今,他們都敲開了幸福的大門。春暖花開,古韻今風,透過“閩南村”這一系列縮影,人們能從中洞察了鄉村振興的時代印記。

       

      浮葉村:海上舞起大轎子

       


      秀嶼南日浮葉村,沖海民俗樂漁家  

       

      位于南日島東部的浮葉村,擁有著“浮斗觀日”的景觀。當地人習慣稱“浮葉”為“浮斗”,所以,之前位列南日島六大景觀首位的浮葉村,被演繹為“浮斗觀日”!浮葉村東臨大海,每當太陽東升之際,那一輪火球在海天銜接處冉冉升騰。此時此刻,漁船紛紛出海,碧海金波朝旭日,春風銀網耀朱鱗,那景致是何等美哉!

      全村4300人講閩南話,住的是條石砌成的房屋。380年前,當開基祖林向伯從惠安凈峰來到浮葉村時,正如“浮葉”充滿詩意的名字一般,他的漁船就如同大海上一枚漂浮的樹葉,隨波逐流,歷盡坎坷。此后的幾百年間,惠安的周姓、楊姓、陳姓的漁民繼續遷來,浮葉村逐漸成為一個興旺的小漁村。

      村里人辦酒席,除了一道金錢果和甜湯外,其他的似乎都不同于島外。同樣,除了魚和羊肉,其余的菜都得上島外購買。最特別的是,他們喝起啤酒,就像喝開水一樣,特別的有勁頭,像揮灑激情四射的詩行。對了,從這個村走出幾位在省內外知名的詩人,卻不是會喝酒的那塊料!

      浮葉村人保存著當年惠安移民的閩南風情,村民們的生活習慣、節慶風俗也還一直遵循著傳統的閩南風俗,非常吸引外界人眼球的看點就是:他們通過正月元宵游行來愉悅古老的神祗,那抬轎子沖大海民俗活動充滿著一種喜慶與神秘。浩浩蕩蕩的游行隊伍在繞行村莊一周后,匯聚到一片寬闊的海灘上。村里的年輕人抬著一頂頂供奉著神靈的轎子,沖向大海,在海中顛簸搏擊。許多僮身也隨著沖進海浪,踏著浪花,跳起舞蹈。劈波斬浪鬧東風,在民俗中,沖海浪的水花越大,便意味著新的一年風調雨順,出海平安,漁業豐收。能不盡歡嗎?

      這幾年,浮葉村現代漁業風生水起。2018年底,南日島海域獲批全國第四批也是福建唯一一個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浮葉村建立了一級漁港,村里人創新“漁業+”模式,加入鮑魚專業合作社,經營模式由個體散戶向農村專業合作社生產經營轉變,“海域+企業+漁民”等多方合作模式,聚集了浮葉等村189戶養殖戶,共同參與約121.67公頃海上田園綜合體建設,養殖戶共享到養殖設施轉型升級、養殖環境改善、養殖技術創新、多產融合等帶來的增產增效,一座集循環立體漁業、生態文明漁業、休閑體驗漁業于一體的海上田園牧場正在呼之欲出。浮葉村人正在海上“牧漁”,耕耘海田。

      真是:白帆春暖興漁業,碧海波平唱福音!

       

      六戶村:山溝飛出金鳳凰


      仙游園莊六戶村,黨引農家成富戶

       

       

      仙游園莊鎮六戶村,以及隔壁的義路村、嶺北村和東坪村,地處仙游、泉港區、洛江區三縣區交界的偏僻山村,都是革命老區基點村,特別是義路村與泉州洛江區羅溪鎮洪泗村交界,更是閩中人民游擊隊東南支隊隊址和聯絡站,直到今天,村里領政府補貼的老革命還有十幾位,是仙游全縣最多的一個村!

      六戶村屬閩南語系,原歸惠安縣涂嶺鄉管轄,1955年劃歸為園莊管轄。

      四周被迤邐的群山包裹的六戶村,早年主要居住著王、林、魏、卓、周等六個姓氏人家,故稱“六戶”。這個村名其實與當地“圣祖媽”信仰有莫大淵源。每年正月十一,是六戶村最為熱鬧的日子。這一天,村里六個戶頭由其中一個牽頭,祭祀圣祖媽,來自仙游當地的、閩南一帶的善男信女前來拜謁,抬著圣祖媽出游巡安。這一民間風俗始于晚唐,距今已有千年歷史。當初,村里人為祈求人丁興旺,敬奉境內神靈圣祖媽,要生娃的到這討要宮花。

      村里的靈濟宮所奉圣賢皆為忠臣義士,歷代以來,香火不斷。當年,抗倭寇名將戚繼光、俞大猷就來此祭拜。

      上世紀80年代,園莊鎮被省定為貧困鄉,而六戶村是貧困鄉的特困村。村民分散居住在各山頭的10個自然村里,由于交通不便,基礎設施落后,嚴重制約著經濟的發展。于是,一波又一波的六戶人走出家門,到泉州、晉江、石獅一帶務工,也到廈門、泉州等地搞建筑、裝潢,創出一條致富的路子,涌現不少成功的企業家。后溪自然村的林忠興,就是其中一名成功的佼佼者,現在是福建忠科建設有限公司董事長。作為本土走出去的企業家,林忠興捐資捐錢,將村里原先坑坑洼洼的土路建成水泥硬道,并在村中修建了一座公園。

      2000年開始,外出的六戶村人回到鄉里,蓋一幢屬于自己的漂亮的房子。每幢花費30萬元—40萬元,這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山溝溝飛出金鳳凰”,六戶村一下子冒出一批“藏”在大山里面的豪宅,從省定特困村飛躍到富裕村莊。靠奮斗收獲滿滿幸福感,這大概是《愛拼才會贏》在仙游“閩南村”的現實版!

      在后溪自然村的對面高地,一排排錯落有致的別墅初具雛形。站在別墅前眺望著那層層的梯田,那潺潺流動的溪水,該是一種賞心悅目的享受!村里人告訴,這是愛心企業家林忠興回報桑梓,規劃建設的“十八彎新村”。一個精巧的新村,出現在鄉村振興的路上。農村是充滿希望的田野。

       

      東坪村:地里刨來“金娃娃”

       

      仙游園莊鎮東坪村與泉港區土嶺鎮黃田村毗鄰。沿著一條8.5公里的水泥路,從園莊鎮依山蜿蜒而上,可以到達仙游縣最南端的一個自然村落——龍坪頭。這個村莊與泉州洛江區一湖之隔,人口只有700多人,全部講閩南話,從已澆灌的村小路到泉州仰恩大學只有半個小時的路程,村民笑著說,外出泉州、惠安,比進仙游縣城還方便。說的也是。

      藍天白云下,漂亮的樓房環繞在山巔公園四周,房子的外觀是紅色的,非常醒目。民居的外側,就是密密匝匝的樹木。山間風光絕好,農家歲月更新,從昔日的土坯房,到今朝的小洋樓,簡直是換了人間。

      盡管以前東坪、義路、嶺北、六戶四村,山上滿是麥冬、川芎、郁金等名貴藥材,但是苦于交通閉塞,村里人是抱著金娃娃過著苦日子。2006年,這四個閩南村被仙游縣委縣政府確定為新農村試點單位。2008年,莆田市委市政府將這里設為閩南片區一體化幫扶。按照基地化、規模化、集約化的發展方向,通過藥材種苗補貼、高薪聘請農技人員,發展了一批藥材種植、營銷、加工大戶,成功走上了“市場+資源+農戶”的發展路子,當地名貴中藥材產值可達1000萬元。另外,鎮里還利用地域優勢,進行跨市邊際合作模式:與泉港區涂嶺鎮小壩村進行種植技術、加工銷售等合作,東坪村也因此整理集體閑置山地,種植黃花菜。日子越來越紅火了!

      在東坪村,還有三臺龍交通站舊址,是革命戰爭年代閩中一個重要秘密活動據點,為紅色旅游經典景區。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欧美特黄特级作爱大片